Home |  Elder Rights |  Health |  Pension Watch |  Rural Aging |  Armed Conflict |  Aging Watch at the UN  

  SEARCH SUBSCRIBE  
 

Mission  |  Contact Us  |  Internships  |    

        

 

 

 

 

 

 

 

 



养老院的幸福指数为何不高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20091224

 

中国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我坐在你旁边,但我们却一句话都不说。在民办养老机构中,老人们虽然是群居,但依然有66.67%的老人反映活动太少,并表示有不同程度的孤独感

  在养老机构群居的老人们为何依然感觉孤独?老人们孤独背后,养老机构及子女应该有何担当?我们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父母或是自己幸福养老?连日来,本报记者多方调查,努力揭开影响机构养老者幸福的各种症结

  传统观念根深蒂固

  身在养老院却一心想回家

  稻麦园老年休闲中心的周婆婆今年已经
92岁,在养老院已经待了3年。随着年龄的增加,身体越来越差,周淑珍越来越想回家了。我必须要在自己家里终老,我多害怕自己哪天躺在床上起不来,再也看不到儿子了。周婆婆说。

  在福利院已经待了
3年多的李中富老人称,刚被送进养老院的老人及身体每况愈下的老人,孤独感相对更加强烈。新人刚开始还不太习惯,而对于那些感觉身体每况愈下的老人,因担心突然有一天发生意外,所以非常渴望回家,最好是一直有人能陪在身边。

  
许多老人因为是被子女送进养老院的,他们平常特别想回家,这是因为他们的生活习惯及养老观念没变,大部分老人认为上了年纪之后就应该和儿女们待在一起。南山福利院院长李琪说,在养老院过群居生活,平常可以接触更多的老人,理论上似乎不应该感觉孤独。因为相对于机构养老,老人们独自留在家中可能会更加孤独。在养老院里,确实有60%以上的老人会有孤独感,这和老人家庭状况及自身素质也有很大关系。

  从社会学角度上讲,一个人在步入老年期后,将失去中年期的社会角色及社会关系,当许多人从原有的单位退休,他们需要接纳和适应老年期的新角色。即便在养老院,许多老人因一时不适应,可能陷入无角色状态,内心则会越发孤独。

  园缘老年公寓负责人李家钦称,许多性格开朗、文化程度较高的老人,似乎更愿意选择机构养老。

  民办机构资金有限

  活动太少心理关爱匮乏

  
14日上午,在锦江区海地通养老院,88岁的夏婆婆正抓着河边的一个铁栅栏锻炼身体。夏婆婆称,她有4个儿女,因为儿女们平常忙于工作,有时几个月才能见一次面。在养老院,吃的是大锅饭,饭菜肯定没有在家里吃小锅饭顺口。更重要的是,养老院平常活动偏少,许多老人吃了饭只能自己找乐子

  调查中,许多老人反映,自己所在的养老机构平常组织活动偏少,心理关爱服务匮乏。有的老人则称,养老院能提供的服务主要是
管吃管住管洗衣服,有时遇到态度不好的服务员,老人们不仅得不到关爱,而且还可能受气。

  
有人到养老院搞活动我就高兴。金牛区颐乐村养老院许淑英说,一有活动她就会参与,但年龄越来越大,喉咙也越来越不舒服,唱歌已经不行了,但她说只要热闹就行。

  对于老人们反映的
活动太少心理关爱匮乏现象,多家民办养老机构负责人表示,面对经营压力,民办养老机构确实很少组织高质量的活动。不少民办福利机构负责人则称,目前入住的老人还不太多,机构只是小有盈利,等上了规模,会考虑定期请人来搞表演慰问活动。

  稻麦园梁院长则告诉记者,平常有一些学校会组织学生到养老院来给老人们打扫卫生、和他们说说话,有的还给老人们表演节目。
不过对于表演节目,因为要组织老人观看,这就有些麻烦,有的老人不喜欢太大的动静。梁院长说,只要有志愿者节假日能来陪他们聊天就很好了,老人们记性都很好,过了多久还会问原来的某某怎么还没有来啊。

  活动少是因为机构自身可能嫌麻烦或不愿花钱!一家民办养老院院长称,对于大部分民办养老机构,平常来慰问或探访的志愿者都不是很固定,只有雷锋日及重阳节前后,来福利院探访的人相对集中。我们呼吁子女能经常来探望老人,同时也希望有爱心的人士,定期来福利院陪老人们说说话。多家民办养老机构负责人说。

  民办养老院占大头

  服务人员不专业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我坐在你旁边,但我们却一句话都不说。这样的痛苦,或许在不少养老机构都不同程度存在。城东一家民办福利院负责人说,民政部门登记资料显示,成都国营及民办养老机构有30余家,其中民办养老机构就有20余家。在许多民办福利机构,工作人员是亲朋好友或是请来的临时工,许多服务人员并未经过专业的护理培训,他们对老人的心理更是不太了解。扫地、洗衣服等可能干得很好,但并不懂得如何排解老人们的内心孤独。

  南山福利院院长李琪,创办养老机构已有
10多年了。李琪说,多年来,她坚持和养老院的老人们一起吃住。在和老人们接触中,她发现,很多时候,10多个老人坐在一起晒太阳,一连好几个小时,他们谁也不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他们盼望周末儿女能来探望,盼望有人能主动找他们搭讪。

  李琪称,在南山福利院,每天上午
10时,李琪会带着老人们做健身操。但每天只有2~3名老人主动参与做操,大部分老人只是站在旁边看,不愿参加。其实我们也很苦恼,我们不知道到底组织什么样的活动他们才会喜欢,而且愿意参与!李琪说。而在另外几家民办养老机构,平常同样会出现搞了活动没人参加的尴尬局面。

  优惠政策难落实

  投资扩建积极性受挫

  据记者调查,养老机构在民政局登记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是非营利机构,国务院及民政部门早在
2000年就已发文,表示支持民间养老机构的发展。

  市政府办公厅也于日前刚刚下发《关于加快我市老龄服务社会化产业化发展的意见》,养老服务机构开展老龄服务产生的水、电、气、有线电视、电话通信等费用,有关单位应按照规定给予优惠或者提出支持发展的意见,无优惠规定的在营业初期也应给予一定的扶持。

  目前,南山养老院、蓉东福寿养老院等养老院的水电费,均按
商业标准收取,只有部分民办养老院水电费则是按照非居民标准收取。我们找到物价部门及电力部门申请,他们却说你们是在营利,所以要按商业标准收取!李琪说。

  
优惠政策一直在提,但真正落到实处的很少,非营利机构并不是说不盈利,不盈利它怎么发展?只是盈利的部分老板和股东不能把它给分了,只能用于养老院的扩大再发展。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民政部门官员对记者说,现在的养老机构,除了少数几家和医院挂钩或者有特色的需要排队之外,其余的入住率都不高,而这直接影响到了养老机构的经营。

  此外,目前除了温江等个别
民办公助性质的新建养老福利机构外,大部分养老机构场地属于租赁,且没有列入城市发展规划。有不少养老机构是临时租用校舍或农家乐,经改造后办起了养老机构。

  
我们不敢盲目投入,万一有一天要拆迁,成本收不回来怎么办?多家民办养老机构负责人对场地使用年限,表示非常担忧。

  差异服务众多

  老人看不惯受不了

  住在城东一家民办养老机构的王婆婆今年
80岁,2年多来,她先后在4家养老院待过,对于行动能自理的老人而言,大部分养老机构把房间及床位分了不同档次。有钱者住高档房间,服务也要比普通房间好很多,有的人平常非常,这让其他老人会感觉不舒服。王婆婆称,同一家养老机构,因为平常大家都生活在一起,分档次会让部分老人产生心理失落感。

  而据记者调查,大部分民办养老机构,都会根据服务收费。只要愿意多出钱,一个人可以住带有卫生间的房间。更多的老人,
2~3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有的老人,每顿饭还可以享受额外加菜等服务。

  
没办法,我们肯定要根据客户的要求提供差异化服务!许多养老机构解释,由于许多客户在入住养老院时就提出了特别要求,机构面临众口难调的尴尬。

  另一家养老机构负责人则称,成都民办养老机构,档次还没拉开。除了极个别可以提供刷社保卡服务的新型养老机构外,大部分养老机构档次都差不多。
很多时候,老年人就像小孩,他们也会相互攀比,同一家养老院提供差异服务,确实会让部分爱攀比的老人产生心理失落而不快乐。

  我相信大部分办养老机构的私人老板都是有爱心的,但也不排除个别人主要目的是为了赚钱,如果把养老院完全当成企业来办,一味追逐利益,服务肯定很难提上去。一家养老机构负责人说。


More Information on World Health Issues 


Copyright Global Action on Aging
Terms of Use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