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lder Rights |  Health |  Pension Watch |  Rural Aging |  Armed Conflict |  Aging Watch at the UN  

  SEARCH SUBSCRIBE  
 

Mission  |  Contact Us  |  Internships  |    

        

 

 

 

 

 

 

 

 





"流动"老年人最担心什么?

记者 雷新军

东方网﹐
2005419



国家统计局先后公布的数据显示:
2003年,全国60岁以上人口达1.3亿;2004年,65岁以上人口为9857万。这两组数据意味着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进入老龄化社会,一方面反映了我国广大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身体健康水平普遍有所提高,是一件好事;另一方面,对我们也是严峻的挑战。老年人增多了,老年人的问题就会随即增多。近几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以人为本",积极地应对着这一挑战。老年人的问题受到了高度的重视。但是,我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是先于工业化、现代化而提前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尽管我们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由于过去底子薄、人口负担太重,现有的经济实力还不足以解决所有老年人的所有问题。

众多的老年人关联到千千万万个家庭,解决好老年人的问题,让他们健康、幸福地安享晚年,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之一。

老年人由于所处环境不同、个体的条件各异,从而又可分为若干群体。如无子女并丧偶的
"孤寡"老人,子女远离身边的"空巢"老人,年逾八旬的"高龄"老人..老年人的问题除具有共同性之外,不同群体又有其特殊性。我们只有在了解其共同性的同时,又能掌握其特殊性,才有可能具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本文拟就"流动"老年人问题作些分析和探讨。他们中间,或是在退休以后,不远千里,回乡探亲;或是趁着尚能行走自如,四处旅游;或是应在外地工作的子女之请,赶往子女住地..他们离开了自己的家,不是人在旅途,就是客居外地,具有"流动"的特点。为此我们可称其为"流动"老年人。"流动"老年人与其他老年人一样,害怕无人交流的孤独,难忍无所事事的失落。然而,他们最担心的是生病,尤其是担心得急病、大病。其主要原因是:

一、患病容易而看病太难。

一般说来,人老则体衰,对疾病的抵抗力明显减弱。据卫生部门
1994年统计,我国城市65岁以上的老人的患病率为60.5%,城市总人口患病率为23.7%,老年人口患病率高出城市总人口的1.54倍。而农村老年人的患病率为22.6%,农村总人口患病率为7.4%,老年人比农村总人口患病率高出2.1倍。城乡老年人慢性病的患病率为总人口患病率的3.2倍。另据2005310日《当代健康报》报道,北京人平均期望寿命已达到79.87岁,但其健康期望寿命不过50多岁。这就表明相当一部分人,50岁以后就会长时间受到疾病困扰。

老年人本就容易生病,而
"流动"老年人则更易生病。处于"流动"状况,生活规律被打乱,饮食习惯难维持,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常令他们适应不了,这样一来,疾病随时可能上身。

至于
"看病难",本是社会关注的焦点、议论的热点。但笔者要说明的是,对"流动"老年人而言,他们看病的难度更大。就拿正在农村探亲、旅游的老年人来说,他们一旦得病,要想找一个像样点的医疗机构得到有效治疗,一时半会是办不到的。这是由于我们的卫生资源总量就严重不足,而卫生资源配置又很不平衡。我们以占世界2%的卫生资源支撑着占世界22%人口的医疗服务。而占总人口70%的农村人口却只拥有20%的卫生资源。一些乡镇卫生院条件太差,解决不了看病问题。而且卫生院数量还在减少。如2002年末,乡镇卫生院比上一年减少3098个,卫生院的床位也减少6.1万张。像这样一种状况,在农村看病谈何容易!

在农村看病难,是不是
"流动"到城市看病就变得容易呢?答案是否定的。在城市,卫生资源80%集中在大医院,而基层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所占有的卫生资源仅占20%"流动"老年人得病,本可就近到基层医院或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就诊,但怕那里的条件差而看不好病。于是舍近求远,寻找大医院。由于人地生疏,找到大医院就是一件难事。好不容易到了医院,挂号要排队、问诊要排队、检查要排队、交费领药还是要排队。一连串的排队对年青人都是一个考验,更何况是对一个正患病的老年人!问诊时如果正碰上涵养好、医术高明的医生是值得庆幸的;如果不巧遇上了一位已连续看了数十个病号、心情正烦躁的医生,就得当心"脸难看""话难听"(很可能因语言沟通不顺和老年人的啰嗦而受到训斥)、"字难认"(老眼昏花的患者常无法认清病历和处方上的潦草字迹)。一位生病的老年人,接连过几道"难关",恐怕旧病未好,又添新病。

二、低收入难抵高医药费。根据卫生部《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主要结果》所发布的数据,过去
5年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平均收入水平分别增长8.9%2.5%。而在年医疗卫生支出上,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则分别增长13.5%11.8%,大大高于人均收入增长幅度。城乡居民平均一次住院费用相当于其一年的总收入。城市已经退休的老年人(尤其是某些企业的退休职工),不少人一年的总收入难抵一次住院所需费用。而农村一些已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的老年人,谈不上有什么收入,他们"流动"到城市,看病住院完全依赖子女,其子女多为工薪阶层,要拿出更多的钱为父母治病,常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三、医保定点,外地看病报销难。

当前,医疗保障的覆盖面不大。有
44.8%的城镇人口和79.1%的农村人口还没有医疗保障。即使享有医疗保险的人群,由于被限制到定点医院看病,他们多感不便。尤其是"流动"到外地的老年人,得病后担心在外地医院就医不能报销(或报销手续难办),不少人甚至强撑病体,赶回当地,到定点医院就诊。

以上三点,反映的仍是
"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只不过具有了"流动"老年人的特点。为了让老年人在"流动"状态下也能及时、方便地看病,第一、要做到在哪里生病,就能在那里就医。得病后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得到医治。这就要求加强基层医疗机构的建设。在农村,必须改善和健全乡镇卫生院的医疗设施,配备合格的医务工作者。而城市则要加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建设。就近到基层医疗机构看病,既省钱、有省力。第二、扩大医疗保障覆盖面。城市医保要扩大范围,尽量向弱势群体倾斜。在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制度试点要加快步伐。还要逐步做到让城乡老年人医保卡可全国通用。

要实现以上目标,不可能一蹴而就。因为它们关系到要加大对医疗卫生的投入力度,卫生资源的合理配置,降低虚高的药价和整个医疗卫生改革的不断深入。可以肯定,医疗卫生改革成功之日,就是
"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得到圆满解决之时。到时候,"流动"老年人最为担心的事,自然也会随之消除。




Copyright Global Action on Aging
Terms of Use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