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lder Rights |  Health |  Pension Watch |  Rural Aging |  Armed Conflict |  Aging Watch at the UN  

  SEARCH SUBSCRIBE  
 

Mission  |  Contact Us  |  Internships  |    

        

 

 

 

 

 

 

 

 



儿孙结婚没房 老人无奈搬进养老院

老年日报

(200667)

房价飞涨和入住养老院,乍听之下很难联系起来。但从广州市部分大型社会养老服务机构获悉,今年新人住的不少老人,就是被逐日看涨的房价入养老院,腾出房子给儿孙结婚。

    今年7l岁的谢大爷和老伴420日住进了广州某养老机构。大爷的儿子谢先生说:父母原和我们住在沙和,但我和妻子靠摆摊做点小生意,家里经济状况不好,还有一儿一女,三代人住在三室一厅的房子本来就很拥挤,28岁的儿子晚上就只能在客厅里支个铺,女朋友都谈了五年,但因房子问题一直不敢谈结婚。我们本打算今年买套房给儿子结婚的,可走了十几个楼盘,算一算全家人的积蓄加起来还不够付首期。

    4月初,父亲听说75岁的老邻居也因为家里房子太窄住进了养老院.于是和母亲决定,入住养老院,腾出房子给孙子结婚。每人每月450元的入住费我们还给得起,今年儿子也终于结成婚了。

    提前霸位的石先生在体育部门工作,虽还没退休,但今年年初就在养老院订了房,每月交200元的管理费,等儿子一结婚就搬家

    相比谢大爷和石先生的无奈,今年328日入住白云区大源养老院的胡大妈却透着广州人的精明。胡大妈今年65岁了,惟一的儿子在香港工作,老伴去世后她一人住在白云区新市,难免孤单,年初她灵机一动,把三室两厅的房子以2000元的月租租了出去,这样一来除去每月750元的入住费还有节余。她说,也不全为赚钱,起码现在不用老跟卖菜的讨价还价。  

    在其他养老机构,还有一些老人的入住原因也与房价挂得上钩,虽然目前还不能下定论说这是一种趋势,但广州寿星大厦常务经理梁悦分析称: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的进步和老龄化社会的来临,广州老人养老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Copyright Global Action on Aging
Terms of Use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