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lder Rights |  Health |  Pension Watch |  Rural Aging |  Armed Conflict |  Aging Watch at the UN  

  SEARCH SUBSCRIBE  
 

Mission  |  Contact Us  |  Internships  |    

        

 

 

 

 

 

 

 

 



我国养老职业缺口巨大

 

光明日报


2009年12月29日

 

中国

 

http://www.gmw.cn/images/2009-12/29/xin_0712062904141561482215.jpg

图为北京朝阳区某社区组织的银发无忧老年文艺表演队正在排练。 

 

     我国现有老龄人口已超过1.6亿,且每年以近800万的速度增加,有关专家预测,到2050年,中国老龄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老年人口的快速增加,特别是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和失能老人年均100万的增长速度,对老年人的生活照料、康复护理、医疗保健、精神文化等需求日益凸显,养老问题日趋严峻。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日前在养老服务市场的展望与挑战研讨会上强烈呼吁:大学应开办养老系。 

9064三种养老基本模式 


  人口老龄化的巨大压力,考验着政府规划养老的能力。近年来,民政部抓住国家重视和加强社区建设的契机,大力发展社区养老服务并为居家养老提供有力支持。北京市是人口老龄化程度较高的城市之一,全市共有
60岁以上常住老年人口243万,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349万。为更好地满足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北京市先后出台了多项针对老年人的惠民政策,确定了9064养老发展战略,即到2020年实现90%的老年人家庭养老,6%的老年人社区养老,4%的老年人机构养老。 


  据了解,居家养老以社区服务设施和网络为依托,实行日托照料与上门服务、普通服务和包户服务相结合,根据老年人的经济条件和生活状况,采取由政府购买服务和个人购买服务相结合方式。对孤寡和困难等弱势老人以政府出资为主,提供无偿或低偿服务,对其他老人则以个人出资为主,提供低偿或有偿服务。经过多年探索,目前一个以保障散居
三无老人、经济困难老人、高龄老人、生活半自理和完全不能自理老人为重点,借助专业化养老服务组织和中介组织,提供生活照料、家政服务、康复护理、医疗保健等服务在内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已经基本建立。 


  开展居家养老服务的区域在
社区,社区是家庭和社会的纽带。不少城市和地区充分利用社区服务网络与资源,开办托老所、日间照料中心、老年康复中心等养老服务网点,为居家的老年人提供多样化的服务。总投资134.85亿元的全国社区老年福利服务星光计划,建成各类星光老年之家32490个,涵养了老年人入户服务、紧急援助、保健康复和文体娱乐等多种功能,受益老年人超过3000万。 


职业化建设滞后已成养老服务瓶颈 


  
养老除了保障老年人的基本生活之外,还需要大量的适合老年人心理、医学等诸多方面的专业护理服务。未来养老的发展应该是老年人的生活保障逐渐走向社会化,变家庭养老为社会养老,由政府承担是大趋势。王振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尽管机构养老在我国老年福利服务体系中处于补充地位,但其作用却是相当大的。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特别是人口老龄化、家庭小型化、农村城市化,人民群众对于养老服务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大,现有的养老设施总量很难满足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 


  据统计,截至
2008年底,我国有各类老年福利机构37623个,养老床位245万张,仅占60岁以上老年人口的1.5%,不仅低于发达国家5%-7%的比例,而且也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的2%-3%的水平。 


  不仅如此,由于养老服务队伍整体素质不高,从业人员的职业化建设滞后,我国现有养老服务队伍远远不能适应养老事业发展的客观需求。王振耀说,目前,我国城市老年人失能和半失能的达到
14.6%,农村已经超过20%,这部分老人需要专业的护理和照顾,按照老年人与护理员比例31推算,全国最少需要1000万名养老护理员。但目前的情况是,全国老年福利机构的职工只有22万人,取得养老护理职业资格的也不过2万多人,不仅与我国几千万失能老人的潜在需求相差甚远,而且由于服务队伍的整体素质偏低,其专业水平、业务能力、服务质量,在一定程度上无法满足老年人的护理需求。 


  养老机构、床位和专业人员的严重匮乏,已经成为许多城市养老服务的瓶颈问题。 


加强职业技能培训提高从业人员素质 


  为推动老年服务由补缺型向适度普惠型转变,
2005年民政部启动养老服务社会化示范活动,提出投资主体多元化,服务对象公众化,服务方式多样化,服务队伍专业化的发展思路和目标。 


  王振耀说,我国老年人口基数大、增速快的特点,决定了不能单纯通过建立养老机构解决养老问题,因而必须拓展社会福利的保障范围,坚持体系保障和资金保障相结合,在建立健全居家、社区、机构相结合的福利服务体系,为全社会有需要的老年人提供基本服务保障的基础上,推动建立养老服务的资金保障体系。建立养老服务补贴制度和高龄老人津贴制度。通过资金补助或低偿、无偿服务方式,有差别地为老年人提供服务。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对社会力量兴办养老机构的优惠扶持政策,推进民办公助和公建民营的社会福利机构的建立。 


  王振耀说,养老服务是一种特殊的老年公共服务产品,直接关系到人身健康、生命财产安全。受身心状况的制约,高龄和失能老人需要实行机构养老,因而十分需要具有某些专业学科的专业护理人员。在国外,有专门培养这方面人才的学校和专业,从业人员均已取得了相应的专业资格。而我国,目前既没有这样的专业院校,也没有开展系统的专业培训。政府在建设以供养型、护理型为主的基础性、示范性养老机构,为
三无、贫困和失能老年人提供良好养护、康复、托管服务的同时,应大力加强养老服务培训资源的供给,有条件的院校应设立养老服务专业,着手培养中高级人才;通过制定岗位专业标准和操作规范,抓好在职人员职业道德、专业知识和岗位技能培训,逐步提高养老服务队伍的专业化水平,积极推行养老护理员国家职业资格制度,不断优化养老服务人员队伍结构,保证从业人员持证上岗。 


More Information on World Elder Rights Issues 


Copyright Global Action on Aging
Terms of Use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